沙皇的战争②︱尼古拉一世是“自杀”还是重病而亡?

0 Comments

据说,因战败而革掉俄军克里米亚司令,是尼古拉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1855年2月15日,俄皇的病情还算稳定。到17日,御医曼德认为病人状况还好。另一位御医卡雷尔整天守候在皇上身旁。17日凌晨3点,皇上突然请卡雷尔去把曼德唤来。后来,曼德从彼得堡移居德国后,才讲述了他被皇上唤来所做的事情。这是只有身留俄国的几位亲近好友才知情的秘闻。他说,他来到皇帝跟前,见其十分忧郁。皇帝叫他到身边来,说道:

——你一向对朕很忠心,故此,朕同你说句掏心窝的话——战争结果,暴露了朕所有对外政策失误。改弦更张,朕已无能为力;也没心气儿了:这同朕之信念相悖啊。让皇子来吧,在朕身后做些转寰的事儿。做这事儿,对他不难。他能同敌手打交道。

——万岁陛下,——曼德持异议道,——上帝给了您强壮的体魄,您有精力和时间来善处这些事情。

——不,把事情变好,朕已不行了,该落幕了。就是为此,叫你来帮朕一下。给朕取点那种药,可弃世的,无需多余的痛苦,快些就行了。但也别突如其来,以免引起口舌风波。

1855 年,俄罗斯尼古拉一世 (1796 – 1855) 临终前。皇帝死后,消息很快就泄露出去了。根据皇帝丧葬委员会秘书В.И. 因萨尔斯基和其他目睹者的证词,很多人对此都激动异常,威胁要惩治御医曼德。不久,曼德便从彼得堡消失了。有些细节,后来是由曼德的朋友,《罗曼诺夫王朝的剧变》的作者А.В.佩利坎的祖父——当时沙俄帝国的军事医学部部长——提供的。А.В.佩利坎是从其祖父口里得知尼古拉一世驾崩前后情况的:在尼古拉皇上去世那一天,爷爷像平常一样来到我们家。他十分激动,说皇上很不好,大家每时每刻都在等候着他的晏驾。爷爷离开后不久,爸爸又从部里突然回来了。他说,皇上不在了。父亲非常激动,泪眼婆娑的,虽然就他的智力和性格来说,对这位雷帝似的沙皇并无好感。

我还不止一次听到他(指曼德)的故事。用爷爷的话说,尼古拉怎么也不愿活下去了,是曼德给他送去了毒药。因为爷爷同曼德很要好,从曼德这里得知了这些情况;也为这个缘故,爷爷不得不忍受官场仇视的目光。尼古拉去世后,解剖学教授又从维也纳邀请到当代著名教授、尸体解剖专家吉尔特利和格鲁贝尔到访科学院。爷爷当时作为军事医学部部长和医学外科科学院院长,按照爷爷的指令,委托格鲁贝尔对已故尼古拉的尸体进行了尸检。尸检尽管很内行,但格鲁贝尔这个人不通世故,不问可否就写了对已故皇上的验尸记录,以为它在法医方面很有价值,就打印一份给了德国方面。为此,他被关进了彼得保罗要塞,直到为其辩护无罪才释放了出来。爷爷当时是这位倒霉解剖专家的首长,不得不为这次推荐失察而承担了责任。爷爷直到临终,都一直对曼德很要好。

对于这一“自杀说”,连严肃的历史学家都是肯定的。其中一位就是尼古拉一世传记作者Н.К.希尔德。他有四卷本的尼古拉一世传,按地位来说,他是一位将军,是西西里亚一位英雄的儿子,这位英雄就是1854年在要塞阵亡的卡尔·希尔德中将。这位历史家毕生都同军人和宫廷人员有来往,有能力收集大量未出版的,甚至口头的信息资料。他谨慎、客观,是有良知和持批判眼光的研究家。他认为官方的说法不甚合情理,有不少自相矛盾的地方。以论断谨慎著称的英国俄国史家塔尔列,也是基本肯定Н.К.希尔德“自杀”说的。在我国史学界,孙成木、刘祖熙、李建的《俄国通史简编》也是这种观点,并得到多数史学家的肯定。

然而,到新世纪初,据说俄罗斯史学界从历史档案中发现了新的秘密。网上披露的资料是这样报道的:

21世纪初,历史学家在国家历史档案馆中偶然碰到了一个封尘日久的第9号卷总,从中揭开了尼古拉一世病程的历史。

法医鉴定专家研究的结果,吹散了封尘已久的机密。按专家之见,皇上死前病得很严重,身体上没有暴死的症候。尸体上的斑点也得到了解释:对尼古拉一世尸体的检验方法是错误的,以致尸体上有疹子渗出。列宁格勒法医鉴定局副局长尤里·莫林教授指出:“从法医鉴定方面看,从尸检记录中得到了很多趣闻。在尸检时没发现任何毒物表征,没发现其他异味,也没有注射的痕迹。”史学家也指出,沙皇有严重心脏病,肝肾脏器病,也有罗曼诺家族遗传的痛风病。正是尼古拉58岁虚弱的身体状况,使他不能承受肺炎的袭击。

这只是一个概略的报道。还是看看法医鉴定专家Ю.莫林在其著作中披露的详情:

在准备发表《罗曼诺夫家族:久忘的面孔》(2009)一书时,我又翻检了一次中央历史档案馆的卷宗资料。那里可能有几代研究者努力探寻的文件:皇帝遗体检验、解剖和防腐的记录。然而,这次竟寻找得手了!可能到今天,可以成功找到这些有趣文件的原因是,这些不很起眼的夹子里夹着一份薄薄的卷宗,卷宗又带一个很不显眼的标题,它不是被归类在第468号档案里(皇帝陛下办公厅),——这里原是集中放着皇室成员个人文件的——而是放在了第472号档案(宫廷部办公厅)和第479号档案(宫廷医疗部)里。我在此仅引述其中第一个文件,因为它早先还不曾发表过。

1855年2月19日上午9点钟,我们遵照最高指令,作为下述文件的签署者,在皇宫部部长先生出席并见证下,我们聚在一起,用特定液体对已故皇帝尼古拉·帕夫洛维奇遗体进行了防腐处理。

由于两处曾贴班蝥硬膏,皮肤有些变化:是在上胸部右侧和有肩胛骨下角处(作者注:这是当时广泛流行的治疗肺炎和头疼的方法。),以及由于先前常使用芳香性酒精,在额头侧面部位和面颊上有皮肤红斑留存。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特殊标记。在预先从外部对遗体做检验后,进入防腐处理。在我们帝国外科医学科学院的监督下,解剖专家格鲁贝尔和舒尔茨按照哈纳尔妥善完备的方法,对遗体实施了操作。

Ф. 卡雷尔大夫、外科御医 (И.)叶诺欣、御医曼德、御医 Э. 赖因霍尔德、御医 М.马库斯。

作者说:“所有签字都是亲笔所写,按照档案馆多年对医学文件的研究,我们识别得很清楚。在这页纸的下部,还有一段亲笔题词”:

在我出席并见证下,可证明上述陈述的存在。宫廷部部长阿德列尔堡伯爵。”在这页纸的左上角,有他的笔迹:“报告陛下。1855年2月21日。

这个文件后面,还有奖励尸检和防腐专家格鲁贝尔的文件,以及记录防腐过程和方法的详细记录。文件还特别说明,防腐方法“采用的是非解剖一体注射方式”。并且对为什么不做解剖,还做了几点解释。其中主要者为,因大夫诊断明确,是肺炎而死,故不做解剖。

莫林对比分析了文本和签字笔迹,认为“可以确定文件是文采里·格鲁贝尔亲笔填写”,他说,“这样,我们就有了他的笔迹。可以负责任地确认,之所以没有对皇上的遗体做解剖,是因为进行体检的大夫(其中有4位教授)会诊认为,对死因——肺炎,没有任何异议。”

这里的文件,显然同佩利坎从他爷爷那里得知的情况,尸检和防腐专家格鲁贝尔因擅自打印记录而被关入彼得保罗要塞的事,完全相矛盾了:一个说,是得咎入狱;一个说,是立功受奖。截然相反。这就提出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应该相信哪一种说法?

如果说佩利坎是从他爷爷那里得知的,没有档案依据,当然有不可靠处;那么,这里的档案记录,就十分可靠,没有丝毫伪造痕迹么?要知道,佩利坎爷爷是当时俄国最高主管医学当局,身兼军事医学部部长和外科医学科学院院长两职,是主管皇帝尸检、解剖和安葬防腐事宜的,为什么佩利坎爷爷没有出席这个重要仪式并在尸检记录上签字。而且,记录上还明明标着:“在我们帝国外科医学科学院的监督下”;而在签字的人员中却找不到一个外科医学科学院的代表。佩利坎爷爷应该到场而没有到场,这是为什么?从佩利坎文章中可以看到,他这位担任外科医学科学院院长的爷爷去世较早,这样就产生一个怀疑:这个尸检记录是否是在佩利坎爷爷去世之后才补做的,并不是在皇帝去世之后的产物。也就是说,文件上所标的日期“1855年2月19日”,与实际补做记录的日期不相符。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尼古拉一世而相对的,佩利坎从他爷爷、父亲那里了解到的是一个系统性的信息链,况且从回忆记录的情况看,他本人在尼古拉驾崩时年龄也已不很小了,具有相当理解和记忆力了。因此,企图轻易完全否定佩利坎提供的说法,并不很容易。然而,官方提供的尸检记录又如何呢?要知道,关于尼古拉一世“自杀”的疑云,是皇上驾崩后立即产生的,从“棺木旁”就传闻四起了。所以,宫廷官方安排的尸检及其报告,无疑具有“辟谣”的性质:对尸体不做解剖,还专门做了一番解释,这难道没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吗?试想,要取得真正的真相,要彻底的“辟谣”,必须解剖尸体,为什么就偏偏没有解剖尸体呢?这显然是另一个嫌疑最大的地方。且不说这类档案的出现,在最初就令人疑窦丛生。尤其,在150-160年以后,在21世纪初,这时为沙俄帝国翻案成风,是在恢复帝国荣誉的历史条件下发现上述档案的。这时,一发现档案,几乎没人对档案提出疑问,就一窝蜂似的得到人们的全面肯定。这其中,好像也并不包含纯粹的学术因素,而更多带有政治因素的影子。

俄罗斯学者否定“自杀说”,目前还有这么一个论据。他们说,关涉皇帝尸体处理这么重大的机密,在沙俄政治高压条件下,御医曼德和佩利坎爷爷敢于露出口风,难道不怕大祸降临吗?初看,这似乎有些道理。但实际上,尼古拉一死,亚历山大二世是比较开明的,一度自由主义之风骤起,并不像人们想象的,言论禁锢那么严厉。

笔者经慎重研究,以为无论对“自杀”说还是官方的病亡说,在更有力直接证据发现之前,对它们都不应采取完全肯定的态度,理由已如上述。然而,不管哪种说法,都否定不了这一事实:尼古拉一世是因为忍受不了克里木战争失败的耻辱,受到巨大精神打击,身心被摧垮,发生灵肉崩塌而亡的。这是两种说法的最大公约数。这一结论才是最重要的。因此,我们的结论是,尼古拉一世的精神和身体危机,与克里木战争的失败紧密关联。而且,身心危机、灵肉崩塌,完全由战争失败直接引发,直到死亡,不管是如何之死:是自杀,是自虐而死,还是重病而亡。逻辑是一样的,因果道理相同。这三种说法,无非稍有轻重之别而已,只是“自杀说”与沙俄帝国的颜面荣辱关系更重大一些。所以,近年在俄罗斯学术界随着新资料的发现,又掀起了一波沙皇尼古拉一世的“研究热”“翻案潮”。

不管怎么说,归根结底,是沙皇专制农奴制度的腐败造成了克里米亚战争的失败。因此,自尼古拉死后,亚历山大二世便开启了随后近20年的改革,促进了俄国资本主义的快速发展,开辟了一个新时代。著名俄国历史学家В. О. 克柳切夫斯基,后来在分析克里米亚战争失败和尼古拉制度崩溃的原因时说:“尼古拉给自己提出了任务,但什么都无改变,没有提出新原则,奠定新基础。只是保持现存秩序,填补了一些漏洞和空白,用实际法令修补了暴露出来的腐败。而且在干这一切时,并没有社会的任何参与,甚至是伴随着对社会舆论的。”因此我们说,尼古拉一世因克里米亚战争失败而遭受精神和身体的巨大危机,实际上是灵肉的大崩溃、大坍塌。他的死,是为沙俄专制农奴制度殉葬的。他亲自发动了这场战争,更羞愧于亲手造成战败之局面,他只能同背离时代的反动专制农奴制度一起毁灭,与之同归于尽。

1、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XIX—начала XX в. Учебник для исторического факультетов университетов/Под ред.В.А.Федорова.—2-е изд.,исправл. и доп.—М.:изд-во ЗЕРЦАЛО,2000. С.174.

3、Грипп или самоубийство? История болезни и смерти Николая I.

5、Штакеншнейдер Е.А. Из воспоминаний. — Русский вестник, 1899, № 10, стр. 552;转引自ttp://Главная страница Библиотека Е.В. Тарле. Крымская война.

6、;Пеликан А.В. Перемена царствования. — Голос минувшего, 1914, № 2, стр. 120—121.转引自:Главная страница Библиотека Е.В. Тарле. Крымская война.

7、Пеликан А.В. Перемена царствования. — Голос минувшего, 1914, № 2, стр. 120—121.

8、;Главная страница Библиотека Е.В. Тарле. Крымская война.

9、孙成木、刘祖熙、李建著:《俄国通史简编》(下),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76页。

10、;Миф о самоубийстве Николая I;25 марта 2019.

11、Молин Ю.А., Воронцов Г.А. Император Николай 1: заключительный диагноз. Судебно-медицинская экспертиза. 2012;55(6):606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