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的进攻就像热天午后高压的空气,让人缺氧般窒息。你坐在三楼的教室里听着太阳蒸烤蝉鸣,目及之处,成堆的后卫挤在一起对进攻球员进行绞杀,让人透不过气来。教室里电扇嗡嗡的转,你望着所见的一切,心情烦躁。

这时一位少侠翩若惊鸿的飘到了场上,眉目依稀似早年狂歌而去的C罗,看着他,天气好像也疏朗了几分。

他在边路拿球,停顿寻找突破空间,停了五秒钟,对方后卫趁此机会已全部落位。他呵呵一笑:英超果然名不虚传。于是脚尖一撩,一个假动作,对方没有吃晃。他呵呵一笑:英超果然名不虚传。继而上半身作势左倾,突然向两点钟方向内切,后卫如影随形。他呵呵一笑:英超果然名不虚传。他一路横移到了禁区弧顶,面前千军万马,七仰八叉的都是腿,少侠拔脚怒射,球在人群中反弹直上青天。

对方后卫拦住事了拂衣去的这位少侠,大声喊道:感谢少侠救命之恩!不知高姓大名?

那位“果然名不虚传”兄是孟菲斯-德佩,过人如孟非,速度像孟菲斯灰熊的曼联现任7号。

有一种大爷,第一次来到英超就像大宝剑出鞘,光寒四十州。还有一种小伙子,来到英超就像第一次大保健出钟,让顾客挑剔技术不好。

大爷嘛,挥洒千金,摇着折扇拈花惹柳,但仪态绝对的举重若轻,挥洒自如。平时上网打球看小说,趴在课桌上睡觉,懒洋洋的和盛夏午后泼在下午茶上的阳光一样,浑身洋溢着“大爷我就是这么吊~”的自信无恶不作,但逢考试必名列前茅。比如幼年罗耸拉着眼,顶着一头“方便面”就能横扫四方。

孟菲斯是第二种,一眼可见的没经验,紧张到忐忑。是那种每天埋头苦读,苦读,苦读再苦读,读到最后,一向赞赏勤能补拙的老师都忍不住骂他笨的学生。他上场总是拧眉瞪眼杀气十足,一副拼命模样,但拿球就被断……

抬出C罗是因为孟菲斯可能是2009年之后第一个被拿来往C罗方向期待的曼联7号:灵敏型边锋向肌肉男转型,攻击范围大,自信轻狂。

说实在的,后面两点是我硬凑上的,肌肉虬结可能是他们唯一的相似……但C罗不踮脚185cm,踮脚黄晓明。德佩下限173cm,上限176cm。他仿效C罗努力增重提高对抗,只能是东施效颦。

在2014年世界杯初见的时候,孟菲斯给人感觉还是一个“窈窕”的少年,不算婀娜多姿,也是矫若游龙。等到来英超时,他的下盘肉眼可见的粗了一圈,僵硬且不协调。

他喜欢拳击,喜欢泡在健身房,想学着C罗蜕变的方式来完成自己在曼联的传奇之旅。

孟菲斯的想法可能特别质朴——“我要去出钟,那是一个十分消耗精力的工作,需要增加一些体力和对抗!”

小马哥身高181cm,体重76kg。孟菲斯身高176cm,体重78kg。林志玲减5cm,增重2kg什么效果。

第个二坑不算他自己挖的,属于先天缺陷——英超天然的陨石奇观加上他固有不足。

英超对身体不佳球员的歧视由来已久,要么是洪荒巨兽般的身体素质,比如亨利那样完美的中锋模板。要么是漫天飞舞的华丽,比如席尔瓦这种横扫六合的组织大师。

孟菲斯在英超级别的对抗下,他盲目增重的缺点就显出来了。在速度原就无法于英超边后卫眼皮底下翻天的前提下,失去敏捷性对技术功底不如拉丁系球员那么秀丽扎实的孟菲斯来讲,英超特产的硬桥硬马就是噩梦了。

快问快答:曼联最怕什么?丢失球权被打反击……就是范加尔的亲儿子来,也得打替补。

但孟少侠替补照样能挖坑,上赛季对阵切尔西,曼联90分钟内一球领先,孟少侠右路持球没有选择拖延时间,而是试图突破再来一次攻击狂潮……嗯,被断,切尔西反击,科斯塔绝杀。1-1。假如再多2分,曼联现在在欧冠和巴萨、门兴、凯尔特人谈笑风生。

范加尔治下,曼联的进攻比较左倾。这就需要这一边的进攻球员能够包办单打,在包夹下创造出进攻机会,比如马夏尔。

面对曼联,对手防守阵型都会扁平密集,而红魔本队小范围的跑动换位极为懈怠僵化。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夏天穆里尼奥否决范加尔购置马内的方案,转而选择了视野更出众,技术更细腻的姆希塔良。这是两个思路,范加尔的想法是右路拉开空间,两翼齐飞。穆里尼奥更谨慎,所有的改造都是基于原有问题,暂时不想改天换地。

曼联可能是如今英超最不擅长在密集空间下创造机会的球队之一,这就对技术的要求十分高,胶囊般的空间中怎样变出魔法是考验攻击手的难题。

孟菲斯的进攻模式有些单一:总体是两招,底线变向单打,带走后卫后助攻或直接射门;禁区左侧横向内切,之后或是直接远射,或是寻求近距离刺杀。球风整体偏独,球商趋近偏无。

作为逆足边锋,孟菲斯传中能力不好,封住他的右脚突破空间,这孩子和曼联就会一起瘫痪。

朋友说过一个顺口溜:小孟一共就两招,远射不行左边蹽(东北话,撒丫子跑的意思)

上一次说姆希塔良时说过——对老曼联这个犹在执着的怀念弗格森的百足之虫,这可能是最不适合新人的环境。

范加尔教练心中可能有一根FM似的红线岁,这孩子就老了,老到救不回他心中那个可以支配足球界的恐怖哲学领域之中了。

这也是为什么下半赛季他疯狂的从青年队拎鲜活的小朋友上来。无他,一张白纸,方便洗脑。

一个阿贾克斯的绝世黄药师,一个埃因霍温的大漠郭靖。这背后隐藏着的对立可能是疯狂的范加尔和狡猾的希丁克。

卢克肖受伤之前的几场比赛,孟菲斯在欧战级别的比赛中依然有着高光的表现,因为卢克肖犀利的突破会为他拉开空间。

在少了这位最好的搭档之后,随着攻击手段丰富的布林德”提干“专任中卫,边后卫则放置了同样有些莽悍勇的罗霍。于是曼联的左边就从不断、畅通无阻的世外桃源变成了西直门立交桥——闹且堵。

莫雷诺那一脚对所有的年轻人来说都是一个阴影,虽然那晚孟公子有一粒进球入账,但往后的日子他在疾速突进时很可能会想起卢克肖倒地后,骨穿血肉的哀嚎。

从此之后,他开始钝如驽马,缓如老妪,本该是意气风发的赛季,心里有个缰绳拽住他——你累了吧,歇歇吧。曼联所有的球员也都像灌了铅,也像中了蛊。很多球队都会跪在这样血肉模糊的时候,比如风华绝代的阿森纳死在爱德华多的那次断腿之后。

上面提过一句,范加尔想要右路有一个突破手来拉开空间缓解进攻的窘境。孟菲斯是单蹄马,右路自然是迪马利亚。以及,老人家左路的一个常用人选极有可能是之前一个赛季的大腿阿什利-扬。

我大胆的猜测一下,范加尔教练购置孟菲斯最初的想法也许是想找机会把他改造成前锋。他老人家这个改造癖就和张根硕涂眼影相似,鼓捣一遛够,审美十分阳刚直肠子到一定程度的直男看得尴尬无比,但不能否认他经常美如画。

所以他放走了小豌豆和范佩西,并一直说曼联不缺前锋。孟菲斯入队第一次采访,范加尔就呵呵大笑:孟菲斯可以打多个位置,他会成为曼联最佳球员之一。

与其说这是过去的一个坑,不如说这是我对孟菲斯未来出路的一个想法:从荆棘环绕的边路解放出来,反击中不占球权的去中间拣饼。

你可以这样理解:他本是一个速度型英雄,攻高血厚,却在选技能时,牺牲了敏捷,点了输出。

本赛季孟菲斯英超出场3次,一共12分钟,他前面还有一个同样等待机会姆希塔良。

孟菲斯的唯一希望是红魔战绩稳定之后,提速反击给他大把的空间撒丫子飞奔,身前身后是马夏尔和拉什福德这样猛虎似的年轻人,大家三线齐进,万马奔腾。然后每年拿下15+15的小康数据,人们提起江湖十大杰出青年时会忘掉他,提到最棒的润滑剂时会在突然灵光一现——“曼联还有这么一个主儿!”

但此子毕竟不是池中之物,我们之前拿他和C罗相提并论时说了了虬结的肌肉外,还有自信轻狂的性格。

2014-15赛季,孟菲斯20岁,在埃因霍温单季30球,欧洲侧目,众家豪门都为之垂涎。他失落了一整年,但今年也不过22岁,正是上升的黄金时期,恐怕不愿在板凳等到曼联承诺的那一天。

从休赛期说要竞争主力等待机会的温言善语已经变成了“我爱曼联,但也需要机会。”多半是有球队真切的联系过,并承诺了不错的前景。比如传言中的尤文图斯和沃尔夫斯堡。

去到一个开放的空间,有成熟的体系,技术和心态已经圆润的大哥(不得不承认,鲁尼教会他的可能只有不服输的脾气),敞开了供应的炮弹,然后把他推向火线任其驰骋。

我觉得他是对的,但这把枪换弹夹的时间太零碎,有欧联决死时刻对中日德兰的10分表现,也有丢失球权35次的cd冷却时间。

到一个有重型火力支撑的球队,那边的人风衣筒靴,墨镜半指手套,后方有核弹飞机,前方机枪大狙,这时候,有一个打手枪的人还是挺帅的。

但曼联现在的体质,比较需要鸡蛋灌饼这种实在的硬通货,好吃不好吃无所谓,关键得顶饿。

我希望对这个年轻人还没有一个定论,姑且用鲁迅先生硌骨头般的质感词句为孟菲斯少侠壮行:

“灵台无计逃神矢,风雨如磐暗故园。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 曼联 。”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